關於部落格
美好的事物
美好的生活
其實很簡單
  • 79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落花-Killer-聿書館-BL小說讀後感

落花--上、下 作者: 作者:Killer / 繪者:SN 出版社: 聿書館文化出版社 上 「萬一你往西走,你跟你的意中人就會一生一世天涯海角,形同陌路。」 在聶鄉魂猶自揣測這則預示時,那個晚上天地已然變色 “你只會整天一臉哀怨縮在旁邊梨花帶雨,誰曉得你是相思病還是牙痛啊?” ---------------杜瀛 再次把聶鄉魂從他心愛的人身邊帶開,每天面對他憎恨的眼神和冷言冷語,不時還要提心吊膽,預防他再跟路人起衝突,在這種狀況下走上幾千里路到蜀郡去。這就是他想要的嗎?這種日子到底有什麼意義? 杜瀛轉向聶鄉魂:「你‧‧你要跟我走?不回雍丘去?」心情激動,語音竟有些顫抖。 聶鄉魂哼了一聲,冷冷地道:「那當然。我回去做什麼?眼巴巴看南哥跟崔慈心成親嗎?」 杜瀛心裏一沈,苦笑:「說的也是呢。」 聶鄉魂見他神情消沈,不禁心中一痛:「我何苦這樣說話?」然而,人原本就是如此無力的東西,連自己的嘴都管不住。看到他滿臉期待的表情,心臟幾乎要跳出胸口,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慌亂之餘,衝口就說出了這種冷漠的答案。 在心裏歎了口氣。也罷,這樣也好。因為此時的自己,絕對沒辦法告訴杜瀛,當秦邦告訴他,杜瀛終究還是混進了分舵裏時,他的心情是多麼地雀躍;更無法承認,當秦邦問他要回雍丘還是跟杜瀛走的時候,他幾乎立刻就選了後者。 下 聶鄉魂全身發抖,抖得幾乎捧不住碗,他唇邊拉出一道獰笑,一仰頭把整碗藥喝了下去,然後將碗往牆上一扔,砸得粉碎,大步走出房門。 杜瀛怔怔地望著地上的碎片,心想,要是那時候,他什麼也不知道地把毒餅吃下去,該有多好。 然而有二件事,他是真的半點也不知道。戰時生活困苦,人人都想找機會撈錢;那大夫本來朝天開價,不肯出診,是聶鄉魂拿刀子硬架他來的。藥材全被軍隊徵收,剩下的被藥鋪囤積拒賣,聶鄉魂只好重操舊業,翻進藥鋪裏偷出來,沒想到最後卻是進了自己肚裏。 怎麼了?」見了這神情,聶鄉魂彷彿頭上被澆了盆冷水,緊咬著嘴唇:「上過一次就玩膩了是不是?」 杜瀛咬緊牙關,摔了摔頭,抓起外衣衝了出去。 他沒有辦法想像,萬一做到一半,聶鄉魂又開口呼喚南英翔的話,他會做出什麼事來。也許會瘋掉,也許會當場殺了他。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事,只有逃。 聶鄉魂望著他遠去,全身抖得像風中的落葉,完全沒注意到眼淚已經流了滿臉。 什麼嘛!這算什麼?你千方百計把我留在身邊,不就是為了用武力佔有我嗎?既然這樣,你就大大方方貫徹到底不就好了?還裝什麼正人君子?不但半途而廢,還擺那種可憐兮兮的臉,活像我欺負你。到底是誰欺負誰啊? 都已經兩次自願跟你走了,還要我怎麼樣? 去死吧杜瀛! 「你到底要不要離開臥龍谷?」 「你是要繼續上路回雍丘,還是跟杜瀛離開?」 兩個問題的回答都是一樣的。事實上,根本連問都不用問。不管腦中有多少心思亂轉,嘴裏就是會自己吐出唯一的答案。 出不出臥龍谷根本是小事,去不去蜀郡我也不在乎,我更不希罕李隆基下跪磕頭。 你到哪裏,我就到哪裏。 你一定很想問我,為什麼老是出口傷人,為什麼整天把南哥掛在嘴上? 我也要反問,早就到手的東西,為什麼你還會抓著不放? 自然是因為我還沒有被馴服的緣故。 只要我心裏一天念著另一個人,你就一天不會放手。當我將真心捧出來放在你腳邊時,就是你轉頭離去的時候。跟那個人一樣。 人都是這樣,太容易到手的東西就不會珍惜。 如果那天,毒死了你,然後我也一起死了,就是一了百了,再圓滿不過。 只可惜事與願違。 既然我們兩個要繼續僵下去,就鬥個徹底吧! 我再也不要被拋棄了。 所以,我一生一世都不會向你認輸的,杜瀛。 薛敏「你‧‧你不喜歡我嗎?」 這問題真的很難回答。要如何告訴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不管自己再怎麼喜歡他,再怎麼需要他的陪伴,他的心已經纏滿了對另一個人愛恨的荊棘,永遠不可能抽出來轉交給他?他會明白嗎?況且,這種時候還講這種話,太假惺惺了吧? 既然註定要做壞人,就讓他恨自己恨到底吧。 於是,男人丟出一個斬釘截鐵的回答:「沒錯,我從來沒喜歡過你。」 之後,每當他憶起這件事,就會不斷懊悔:要是那個時候,他能夠靜下心來,好聲好氣向少年賠不是,該有多好。 「他那刀本來是要刺進鄉魂身上的,」南英翔指著薛敏道:「是魏姑娘捨身幫鄉魂擋住。我們問他,為什麼要殺鄉魂,你猜他怎麼回答?」 薛敏青白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屑,看都不看杜瀛一眼,昂然道:「同樣都給姓杜的睡過又甩掉,聶鄉魂拿到一大包金銀珠寶,我卻什麼都沒有,我不服氣!怎麼樣?」 然而他的心已經死了,再也壓不住體內的獸性。就像魏千潔所說的,他在蜀郡鬧得天翻地覆,又在身心空虛之下,造成了跟薛敏的孽緣。最後他再度踏上流浪之旅,加入長安義勇軍。說得好聽點是為了救國救民,事實是想找幾個倒楣鬼發洩滿腔的苦悶。只是沒想到臨走前跟薛敏那番沒經大腦的殘忍告別,卻搞出這場大禍。 魂兮歸來之卷 “「後見之明」是天底下最吵的東西,地上的血腳印卻只能沈默無聲。” --------------------------------南英翔 九月底,天下兵馬元帥廣平王和副元帥郭子儀率領唐軍和回紇聯軍攻入長安,京兆尹田乾真落荒而逃,西京終於收復,天下百姓欣喜若狂。 然而這股喜悅完全傳不到睢陽城裏。全部人口只剩不到一千人,沒有糧食,沒有援軍,困在城中動彈不得。 沒有人去救他們。 沒有一個人去救他們。 將士需要糧食‧‧ 這座城一定要守住‧‧ 腦中轟然一聲,震得他幾乎摔倒。 女人是將士的、食、物! 南英翔望著地面,輕聲道:「那時候,張大人綁了他的二夫人,在我們面前一刀殺死,要我們吃她的屍首。我們每個人都哭了,死也不肯吃,他跪下來求我們,一個一個地拜託。然後我爹吃了,許大人吃了,雷叔叔也吃了,大家都吃了。當那口人肉下肚時,我們心裏都明白,今生再也不會活著走出這座城了。」 杜瀛 明知自己罪孽深重,明明下定決心以身殉城,千不該萬不該,又見到了聶鄉魂。這本該是恨他入骨的人,居然在他已放棄一切的時候主動吻他,給了他長久以來求之不得的深情狂愛,怎能不讓他心神俱失,飄飄然把一切置之腦後?早已如槁木死灰的心,居然無恥地再度燃起渴求,期望著比翼雙飛的未來 :「我當然在這裏。從此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再也不離開你。」聶鄉魂抬頭怔怔地看他,杜瀛輕吻他的額頭,眼睛,鼻梁,細碎的吻遍及他全臉,然後停在唇上,輕輕地摩娑那蒼白的唇瓣,讓它逐漸泛紅。聶鄉魂的呼吸開始急促,眼眶也熱了。 「我愛你。」 聶鄉魂努力點頭,想說話卻哽咽得開不了口。「我,我‧‧」 「沒關係,我知道。」深深吻上他的唇,感覺到聶鄉魂臉上濕濕的淚痕,杜瀛自己也是熱淚盈眶。 經過了數不清的誤解和衝突,因為種種雜念扭曲了自己和對方的真心,走了無數的冤枉路;如今,戀情在鮮血和悔恨澆灌之下成長,這兩個人終於真正合而為一。 也許國家的命運仍是未定之數,也許短期之內無法重展歡顏;但他們會廝守在一起,等待凋落的花朵重新綻放的一天。 帳外的大雪紛飛著,重生的戀人裹在毯中,靜靜地睡著了。 讀後感 很有料的書 2個總是口是心非的人交織成一片糾纏不清的網 刻畫出扭曲誤解心痛自虐虐人依然無法放手的感情 在臥龍谷時的那些日子應該算是稍稍甜蜜的日子 不過也是不長 後來2人的H還是令人揪心 為什麼可以這麼彆扭呢 背景的不同會讓想法產生如此大的差異 國仇家恨的大時代又增添許多的悲壯 會對古文有偏好不是沒有道理的 畢竟想像有無限的可能性以前的事也無法驗證嘛 現代文太脫離常軌總有著疏離感(總裁、殺手全變了說著小白對白的主角) 期待作者Killer 的其他書籍 作者部落格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