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美好的事物
美好的生活
其實很簡單
  • 79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BL耽美心得-仙魔劫—墨竹-上古眾神千年之戀

仙魔劫(上) 分類: 限制級∕小說 作者: 墨竹 編號:kk0123598 定價: 180 元 出版社: 鮮歡 ISBN:9867568788 出版日:2005年8月2日 頁數: 205 頁 是累世情緣?還是情關大劫? 一個是孤高清傲、執掌仙界法紀的九十九天上仙之首, 一個是俊美無雙、慧根深厚,甚得佛祖喜愛的佛前淨善尊者, 這段禁忌因緣,怎會被這般開啟?又該要如何了結 仙魔劫(中) 分類: 限制級∕小說 作者: 墨竹 編號:kk0123599 定價: 180 元 出版社: 鮮歡 ISBN:9867568796 出版日:2005年8月2日 頁數: 205 頁 長久的孤寂與無盡寂寥地守候, 終是上天憐憫?果讓他候著了那個人。 然而,換來的竟是短暫地相依回憶, 與神魂俱滅的永世別離! 無所謂了,一切一切, 都只是那個人的一場夢, 縱是換得神魂不存的下場,只要是能守著他, 一切都甘願了…… 無名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你我之間的情一直是個玩笑, 一個由這『纏情』開始的玩笑。」 他轉過頭來,臉上一片平靜: 「現在,是時候結束一切了。他當年之所以設計你, 為的正是懼怕你的修為。只要消除了藥性, 你就會變回那個真正勝得過他的寒華。」 「我不在乎啊!無瑕,只要有你……」 「我在乎。」 無名走了過來: 「在三百年前,我的命運因為你, 而脫離了既定的軌道,是時候要做個了斷了。」 「原來……我的情……什麼都不是……」 床上的寒華臉色白得嚇人,眉目間寫滿絕望: 「原來,到了最後,你還是無法愛我……」…… 仙魔劫(下) 分類: 限制級∕小說 作者: 墨竹 編號:kk0123600 定價: 180 元 出版社: 鮮歡 ISBN:986756880X 出版日:2005年8月2日 頁數: 205 頁 千年的等候與期盼,縱被鎖在這冰寒忘川也無怨悔, 只等著再見上你一面,再相遇一回。 不求你能記得、不望你能情深愛摯一如那場夢中, 只為這一面,盡可捨去所有無怨尤! 只為這一面、這一回呵…… 白晝的笑容一瞬間僵在了唇邊, 下一刻,鮮血肆意地從他嘴裏湧了出來。 捂不住的猩紅色從指縫之間滿溢,濺到了白色的襯衫上, 他彎下腰,草地上頓時也有了點點紅斑。 不知道為什麼,他似乎總是在受傷, 總是在自己的面前…… 等到寒華意識到自己做…… 琉璃碎 分類: 限制級∕小說 作者: 墨竹 編號:kk0137116 定價: 180 元 出版社: 鮮歡 ISBN:9867144341 出版日:2006年1月10日 無望的情感就是穿腸的毒藥,就算你想擺脫, 也禁不住它日日夜夜的腐蝕五內…… 因為一只琉璃,讓能役使妖邪的傅雲蒼不死, 不想原本看淡世情的他,卻愛上了妖, 更沒想到那妖竟是為了報復而來。 這時傅雲蒼才知道, 原來他不光是身若琉璃, 就是心亦如琉璃……碎落便如塵煙, 再不復存… 畫中仙 分類: 限制級∕小說 作者: 墨竹 編號:kk0138934 定價: 190 元 出版社: 鮮歡 ISBN:9867144449 出版日:2006年2月7日 頁數: 224 頁 和我一起走吧! 不論天涯海角,不論時光流逝, 我們都會在一起的。 被封進畫裡的孤魂,站在梅林中的縹緲白影, 看似遺忘一切的蒼……難道他真是當年的傅雲蒼? 青鱗試探性的詢問,卻每每被蒼的「不記得了」作結, 最後他心一狠,直接把蒼軟禁在逐雲宮, 但那時不時跑來湊熱鬧的太淵, 卻指著蒼喊「奇練」? 前世緣,萬年仇, 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青鱗與蒼的糾葛,真是命運注定嗎? 蒼龍怒 分類: 限制級∕小說 作者: 墨竹 編號:kk0141617 定價: 190 元 出版社: 鮮歡 ISBN:9867144635 出版日:2006年3月3日 這痛,這傷,就像這個刻印一樣, 那麼深地刻在我的靈魂裏…… 崑崙之巔,寒華與太淵緊盯著那流光溢彩的石柱, 一道人形緩緩顯現出來──烏黑長髮,銀鱗戰甲, 高貴傲然的神情,是奇練還是孤虹? 青鱗癡了,那是他朝思暮想的傅雲蒼呀! 但對方竟揚言要殺了青鱗,以償還他的半心! 是恨,亦是愛。 兩人掌中的蒼龍印, 是靈魂刻印,是生死之約……但人算不如天算, 萬年來的命定之數,真不能違抗 焚情熾 佳句集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心隨意動,無可束縛, 這樣才是不枉的一生。” 這一刻,在紅綃眼裡的赤皇,眉目中一片狂放傲然, 紅衣飄搖,羽冠飛揚,說不出的颯爽英姿。 她終於開始明白,為什麼皇姐會對赤皇痴戀至此。 這樣的赤皇……如何不讓人生出追逐之意…… 自由,狂傲,是天地間最美麗耀眼的火焰…… 東海上,層層濕冷的雲霧貼著太淵的身體飛掠而過, 但在這個人的身邊……總覺得, 胸口就像……有火在燒…… 回舞豋場 清雅脫俗的容貌,卻有著成熟嫵媚的風情, 這兩種截然不同感覺的揉合到了一起, 驚鴻一瞥之下,也說不清她是成熟或者清雅, 只知道……這絕對是一個美麗無雙的女子。 碧漪—太淵母親 他從懂事以來,就時常能在母後臉上見到這種復雜的表情, 思念、喜悅、怨恨……懷念…… 不錯,火族和我們不同,據說若是血統不夠純正的, 不但法力不夠強大,甚至做不到浴火重生。 加上純血的火族女性很少有能夠生育的, 而且一旦受孕繁衍後代,懷的是女兒倒是無妨, 但若是男孩,只會有兩種情形, 一是趁著九千年涅盤的時機,那麼雖然能夠平安地產下孩子, 孩子多半卻會被母親身上的重生之火灼傷, 長大之後法力微弱,甚至及不上其他非直系的火族。” “熾翼之所以法力這般高強,被稱為火族中最強者, 就是因為他是火族之中唯一生來帶有紅蓮之火, 卻未被焚毀的皇子。” “回舞要的,不是熾翼為了皇位或者血統娶她, 而是因為熾翼愛著她,只想和她廝守在一起。” 說著說著, 奇練的笑容突然有點不自在起來: “所以她才會這麼努力地想要接近熾翼的心, 希望熾翼有一天能夠愛上自己。” “就是這個‘一定會’,讓我覺得痛恨。” 熾翼呼了口氣: “我痛恨這種明知道是被什麼操縱,卻又不得不接受的感覺。” 雖然這些舊事拿出來說是顯得我氣量狹隘, 但私底下我還是不怎麼服氣。” 孤虹也笑了: “反正你也知道我氣量狹隘,那我也不在你眼前假裝大方了。” 這一火紅一雪白,各自都是水火兩族的護族神將, 也都是世上最為出眾的人物,如今兩人坐在一起, 一樣是難分軒輊的出色 他停了下來,站直有些無力的身軀,撩起散落的頭髮, 大片火紅的赤皇印記從拉鬆的領口露了出來, 似乎比平時更加紅豔的色澤在他異常白皙的皮膚上回繞糾纏, 別有一種驚心動魄的豔麗之美。 “赤皇令?” 奇練手中拿著那塊溫潤的血玉,詫異地笑道: “太淵能得到赤皇大人垂青,倒是他的福氣。” “婚期遠在兩百年之後, 我只是希望他在這兩百年裡,能夠和紅綃有些來往。” 熾翼仰首望著天際: “雖然是為兩族的盟約而有的婚姻, 但我還是希望太淵能和紅綃兩情相悅, 如此一來,就不會有什麼遺憾了。” “紅綃。” 看見她這個樣子,熾翼又覺得有些不忍: “你怎麼就不明白呢!我把他關在不周山, 完全是為了保住他的性命!這件事要是被父皇知道, 我可再也沒有辦法救他第二次了!” 我哪裡說錯了!”回舞大口地喘著氣,一反常態地和他爭辯: “她和翔離根本就是雙生的! 我們火族哪有雙生的!翔離是妖孽,她也是才對! 當年父皇就該把她一起殺……” “關於東溟帝君的規矩,父皇您應該比我清楚許多。” 熾翼垂下了眼簾: “東溟帝君和紅綃的外祖父北忽帝君當年同為四方帝君, 東溟帝君曾經說過, 只要北忽帝君的後人拿著那一雙瓔珞去見他, 不論什麼要求他都會答應。” 記憶裡應該還是帶著柔和稚氣的輪廓, 突然變得深邃清晰,身架幾乎快要和自己一樣高了, 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內斂沈靜…… 不再是昔日的那個莽撞可愛的少年, 現在面前這個一派大家風範的太淵, 實在太過陌生。 這是在面對一個進退有矩的水族皇子, 而不是那個反應有趣的青澀少年…… 赤皇熾翼,是能焚毀一切的紅蓮之火……沉迷於他, 就像是投身火海,除了心甘情願被燒成灰燼, 再沒有第二種可能。 翔離自小淡漠,不論有多大的委屈, 依舊可以不言不笑地坦然接受。 可這紅綃雖然脾氣溫馴,凡事逆來順受, 卻總是一副淚眼婆娑, 傾盡五湖四海也洗不去悲愁的姿態。 “我記得當時就告訴過你,要是你跟著我回到棲梧, 你就會是尊貴的火族公主。 可是,做一個公主,可能並不比做一個低下的奴婢要自在多少。 因為身體的疲累,永遠比不上心靈的負擔, 這些難道你都忘了嗎?” “那你就要長大,我不會愛上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 一個只知道妒忌的孩子。” 熾翼淺淺地笑著: “我愛上的,會是能夠幫助我,心胸開闊的回舞公主。 如果你變成了那個樣子,我就會愛你的,你明不明白?” “我知道了。” 看起來就像紅綃說的那樣, 他的心早就被職責占滿,放不下任何的東西了。 他不愛紅綃,他誰也不愛, 他愛的只有“火族”。 要是你敢娶她,我會先殺了你! 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誰也不許搶走! 太淵低著頭,腦海裡一片混亂。 重生必須要用自身之力,但是我生來就帶著紅蓮之火, 我自己都不敢保證能控制得了這可怕的力量。 能不能重生,絕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何況就算可以重生,我的恢復期至少也要近萬年, 到時候也不知會是怎樣的局面了。” 赤皇妃,赤皇的皇妃,赤皇的妻子, 和熾翼永生相伴的…… 聽說火族稱為比翼,過不了多久, 那雙光芒萬丈的羽翼之旁, 就會有另一雙相隨的翅膀。 熾翼雖然還說得上容貌出眾,但比起東溟來還是相差甚遠的。 而東溟以自己的容貌為傲, 把別人一律視作糞土草芥的脾氣, 共工更是清楚得很。 在徹底昏厥過去之前,他依稀記得自己抓住了那一片豔麗的紅色。 抓住了! 哪怕是死了,也絕不鬆手…… 所有被奪取的東西,我都要得回來, 哪怕是要犧牲一切,我也在所不惜! 我不能沈默了!不能忍讓了!不能失去了! 不能再得不到了!再也不…… 我要讓所有的人知道,我太淵不只是卑微無用的“七皇子”! 終有一日!熾翼,你終有一日會看到的! 難不成,讓這個狂傲無心的赤皇不顧自己拼命維護的, 會是某種無法訴之言語的隱晦情感? 唇舌接觸之間,就像一把火燒了過來, 讓他心中潛藏著的本性無所遁形。 那是一種噬血的衝動,想要撕裂了對方,吞吃入腹的衝動。 想要乾乾淨淨,一根骨頭都不剩地把他吃了下去才好 要學會控制紅蓮之火,首先就要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 他雖然看來狂傲激烈,但都被抑制在底線之內, 某種程度來說,他甚至比其他人更為自律和節制。 白色的衣服穿在共工的身上是尊貴, 穿在寒華的身上是冷漠, 穿在孤虹的身上是高傲, 穿在奇練的身上是文雅, 但是穿在這個人的身上……還是狂傲! 淺淡的眸色,柔和的神情,溫柔的微笑, 天青色的衣服,還有……凌霄的第一個反應, 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其實,你和他長得也不是很像, 只是乍一看,神態氣質倒有八九分相似。 熾翼自嘲地笑著: “凌霄,你知道嗎?當有一樣東西對你來說太過重要的時候, 你就會覺得害怕。得不到你會很痛苦, 但就算你終有一天得到了它, 那種害怕失去的感覺才是最最可怕的。 如果你要對付仇人,最好的手段莫過於把他最想要的東西給他, 然後再搶回來,當著他的面撕個粉碎。” “不是情有獨鍾,若要我說……” 奇練慢慢地說:“我會說是兩情相悅。” “太淵,你知道嗎?” 熾翼在門邊轉過身來: “這一生我只曾為一人心動,除了這個人, 別人休想從我心裡分薄去一絲愛意,憐憫也是不行。” 昔日耀眼奪目的赤皇, 和眼前渾身散發出妖魅氣息的紅色身影, 除了五官聲音相同以外,給人的感覺簡直就不可同日而語。 (太適合畫成漫畫了、該有多美啊) 太淵心裡一直就很明白, 也許在這世上唯一能夠了解他的,不是血緣親屬, 也不是那個自己念念不忘想到得到的女人, 而是面前這個永遠分不清是親疏遠近的男人。 熾翼居然沒有穿著戰甲,而是一身華麗的紅裳, 幾乎及地的暗紅頭髮半披半束在身後, 神情慵懶閑適, 看起來就像是來參加一場盛宴而非踏足血肉戰場。 “熾翼,你的下場一定比我凄慘百倍。” 孤虹惡意地笑著: “我會等著看的!” “北鎮師!你今日挖去了我一半的心髒, 他日我要你用整顆心來償還給我!” 青鱗醒過來時, 還能聽見孤虹的聲音在整個東海上空回蕩。 熾翼放下水樽,拉下了披在自己肩上的七彩輕紗: “把這個給紅綃送去,讓她把孩子放在裏面。” “那絕對不行!” 化雷激烈地反對: “要是沒了這千光琉璃帛,大人您怎麼辦呢!” 那些半青半紅的印記明明猙獰可怕, 但出現在熾翼臉上不知為什麼卻異常美麗。 他渾身上下難以遮掩的光彩,在千萬年後的今天, 依然一如初見時的耀眼奪目。 每一個人都已經千瘡百孔的今天, 為什麼只有熾翼…… “除非有一天,他心裏眼中只有我一個, 否則就永遠沒有站在我身邊的資格。” “我生來驕傲,必須辛苦,因為只有這樣的赤皇才是赤皇!” 熾翼望著欄杆外廣闊的天空: “要是有一天,能擺脫這一切……” “就算會有天怒,也是應在太淵身上。” 寒華回答: “是他為了殺你,才列下這逆天的陣法。” 但這滿天飄灑而下的艷麗鮮紅, 卻熾熱殘忍地令他沒有辦法告訴自己, 這真的會是一場虛假幻覺。 是真的! 熾翼真的就那樣笑著扯下了頰邊所有鳳羽, 又笑著劃開了自己的手腕, 連抬頭看鳳羽和鮮血在半空融合成滔天烈焰的時候, 熾翼也還是在笑著。 “太淵希望我死嗎?” 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 熾翼慢慢抬起了手,放到了他的頭上。 “太淵希望我死我就會死,太淵希望我不要死,那我就不會死了。” “熾翼,你是我在這世上最恨的人! 只要你死了,你死了就可以了……” “好啊!那我就死了吧!” 熾翼慢慢地閉起了眼睛: “不過先說好了,你可要永遠記得我……” 這件柔軟艷麗的紅色大氅, 是用遙遠西面一種滅蒙鳥的羽毛織成。 滅蒙鳥渾身青色,只有尾上長著一根異常鮮艷的紅色羽毛。 為了這一件長及地面的氅衣, 世上已經找不到這種美麗稀有的鳥兒。 太淵還記得自己第一眼看到這種紅色羽毛 ,就想到若是用來織一件衣裳, 讓適合的人穿上, 也不知會是怎樣的風情萬種…… “果然也只有你……” 他的手不知不覺撫上熾翼的頰邊, 指尖沿著秀美的輪廓一路滑過空無一物的髮鬢 “龍鱗,鳳羽,水火精魄……” 熾翼邊看邊讀了出來: “四神物置於陣中,可得逆天返生, 召返一切喪生虛無之魂魄, 令一切缺失歸於圓滿。” 東溟天帝是這天地間最古老強大的神祗, 雖說向來是難以捉摸的性情, 但一直都最講究儀態規矩, 像現在這樣只能說是粗魯的舉止, 從沒有在他身上出現過。 熾翼的外表自然不用贅述, 但他總是飛揚肆意,少有這樣溫情款款的時候。 此刻眉目低垂,似乎深情又有些哀愁迷惘的熾翼, 這世上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夠不為所動的。 可縱然這景像再怎麼讓人心蕩神馳, 但看在紅綃眼中卻是說不出的驚心動魄, 她幾乎立刻就要失聲尖叫出來…… “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值不值得,只有願不願意。” 熾翼頭也不回地朝殿外走去。 “也許這是最後的一次機會,說什麼我都要賭上一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