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生活

關於部落格
美好的事物
美好的生活
其實很簡單
  • 7928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耽美心得-仙魔劫—墨竹-琉璃碎、畫中仙、蒼龍怒

琉璃碎 仙魔劫太好看了 看過之後久久不能自己 那麼深刻的感情 萬年的緣分呢 對這部抱著很高的期待 不過可能敘述的感情是不一樣的 很像看著情節跟著往前走 一路走到終點 因為錯認無奈的錯過 太機車的攻方實在不能讓我產生共鳴 雖然寒華冷的像冰 但至少中間有一小小段的火熱 但是和其他的小說相較 整體還是好很多呢 光只是故事設定就值得一看了 佳句集 腊月正是寒梅怒放時節, 絲絲縷縷的香氣在梅林裡洋溢, 在陽光下晶瑩的白雪為這傲立枝頭的梅花更添了幾分色。 (這才是耽美小說應有的文筆啊) 青鱗豋場 “數萼初含雪,孤標畫本難。 香中別有韻,清極不知寒。 橫笛和愁聽,斜技依病看。 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這句詩是寫梅花的,意思是 “北風如果能夠理解道梅花的心意,就請不要再摧殘她了。” 【出處】:梅花 唐•崔道融 白雪寒梅,還有梅林中的那人。 一個淡綠色的身影,宛如春日裡的第一抹新綠。 烏黑中帶著一絲暗沉的綠,閃動著難以描述的光芒…… “在下解青鱗,是應傅老爺的邀約過府看診的。” 那人傲然站著,輕薄的綠色衣衫隨著屋外吹來的冷風飛揚擺動。 神秘美麗的眼眸, 臉上帶著一絲像是沈澱了許久的疲倦, 可在這種孤獨平和之下,矛盾地透露出一種張揚的凌厲…… 疏影豋場 梅花! 不!是個女子! 一個宛如白梅化身的女子! 入目都是白色,全身上下一片雪白, 鬢邊還簪著梅花樣式的白玉髮飾。 那膚色也比傅雲蒼見過的女子要白上幾分, 於是,髮色更顯得烏黑,唇色更加艷麗。 他和疏影看起來誰比較舒服? 當然是疏影了! 因為每次看他看久了,心口就不舒服得很啊! (可不是動心的伏筆了嗎)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這首詩應該認為是懷念情人的, 作為情詩讀起來的感覺要遠較友誼詩要好。) 《望月懷遠》 張九齡 傅雲蒼 要說傅雲蒼長得好看, 他就算這幾日氣色好轉了不少, 但多年傷病的身子還是讓他滿臉蒼白倦容, 在她所見過的人中, 比他英俊瀟灑或者是風采卓然的人物太多太多…… 要說他難看,卻更加不是了, 這個人有種內斂的神韻藏於厭倦的眉眼之間, 說不定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 他的身上有一種和別人完全不同的東西…… 那些神仙,妖鬼,凡人, 在梅疏影修煉以來的三千年裡見過無數, 可沒有一個有傅雲蒼身上的這種蘊含於內的孤傲華貴…… 眉宇間帶著沉寂的倦怠,神情卻高貴得讓人心生敬畏。 “我認為,其實人和妖沒有太大的區別, 有些時候,人心並不比妖魔之心更好掌握。 就像人分千百萬種,妖也是一樣的。 人有真心真情,妖也未必是全然沒有。” 梅疏影輕輕地嘆了口氣: “世人常以為妖魔多惡,其實人心才險。” 要是說斷就能斷卻,世上何來這麼多的愛恨糾葛? “我這個人,天生對情感要比別人淡漠遲鈍。 親緣,生死,我都可以淡然地看待。 這樣的我,卻對你有著不一樣的感覺。” 傅雲蒼摸上了自己的胸口: “我覺得這裡有一團火,每次多見你一次, 那團火就愈加熾烈。 我有預感,要是我放任著自己和你接近下去, 這火會焚燒你我,讓我們屍骨無存。 不是相思……那就像是宿命一樣的感覺……” “不是報復,這怎麼能說是報復呢?” 青鱗搖了搖頭,心情很好地說: “這是個玩笑,最多也只能說是一個游戲。 我贏了,而你,輸得一敗塗地。” “沒有用的,就算你抵不住先死了, 你的魂魄身體還是會被妖化。 然後變做美食,千鬼萬妖,啃食殆盡。” 青鱗手一握, 他手上的血蛇化作了一片紅色的霧氣,在空中消失無蹤: “和我作對的人,只能是這樣的下場, 傅雲蒼,你現在知道了嗎?”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貴堂東。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燭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台類轉蓬。” (這是李商隱在追憶他和宋華陽的戀情。 ) 唐•李商隱《無題》 “你哭了……” 那個聲音飄飄渺渺: “哭什麼呢?沒什麼值得你哭的, 你很快就會忘記了! 什麼都會結束,梅花謝了的時候,就都結束了……” 沒有了淚,也沒有了血…… 什麼……都沒有了…… 為什麼還是這麼痛…… 見過北鎮師…… 啊!不,應是稱作山主大人了! 萬年不見,大人如今威風八面,統御天下萬妖。 “七皇子如此人物,我怎敢高攀?”太淵 “我吃了你一次大虧,還敢冒險嗎?先說說你要借什麼?” “龍、鱗。”那人一字一字說道。 “這麼急著走做什麼?” 那人也不著急,慢吞吞地說道: “難道你真不想要那另一半的……” 不論是誰,總有一個值得愛,值得等的人…… “他不是真不記得了,只是不想去記。沒有了心的人……” 無名微笑著說: “要遺忘過去,才能保護自己, 驕傲的人,都活得十分辛苦啊!” 要是有一天,我要你幫忙, 你能不能什麼都不要問,只管幫我呢? 他是我的,就算我死了, 變成了妖,化為了鬼! 就算他不愛我,我也要他永遠記得我! 我給他刻印!永遠解不開的刻印!那樣就永遠不會錯認! 背棄我的人,一定要付出代價,讓他永遠後悔的代價! “可我偏偏卻是愛上了一個根本不懂得珍惜我的人…… 我的心只有一顆,給了一個只折了一枝梅花給我的人。” 蒼的目光朦朦朧朧, 像是根本沒有發現青鱗已經離去, 只是一徑說著: “那個人……連一握月光也不肯送我……” “好像……是因為那個人…… 說了一句……是春天了, 梅花也該謝了之類的話…… 第二天山主就讓人移了一園的梅樹…… ”丫鬟猶猶豫豫地說: “山主對那人說了,你說梅花謝了, 我就偏要這滿園梅花四季不敗, 我要讓你知道這世上沒有我做不到的事!” 青鱗原本是掌管四方水域, 八方界陣的術法陣師。 他列在這裡的,是揉合了虛無之力的護陣, 要是能夠硬破,何須費這麼大的周折…… “太淵見過皇兄。” 太淵越過他,行了大禮: “皇兄別來無恙?” 陽光照射在那張孤絕美麗的容顏…… 傅雲蒼! “你不明白嗎? 我是一個除了自己,誰都不愛的人。” 除了自己……誰都不愛…… “恐怕,傅雲蒼所愛上的,只是蒼王孤虹的某一個部分, 一個被你青鱗奪去吃下的部分,我自己的那半顆心。”…… “大人,讓我為你介紹一下吧!” 太淵用扇子遮住了自己的嘴, 像是很開心地說: “你面前的這一位,是我的長兄,我父皇共工的長子,白王奇練。” “大人你雖然曾效命於我父皇, 和我們淵源頗深,但我父皇已經故去, 皇兄現在是我族中最上位者, 大人就算不再效力於我水族, 也不應該對我皇兄失了禮數。 若是大人和我皇兄之間, 真的有什麼必須說清的糾葛, 那就請按足規矩, 來我千水之城求見吧!” 青鱗大人可說是水族中的異類, 雖然不是龍族,卻比我們都要精通上古陣法。 他昔日雖然只是被封鎮守北方,實際上卻控制著四方鎮師。 要說他是父皇的左膀右臂,真一點也沒有誇張。 這些皇兄你都忘了嗎?” “我不清楚,我想要知道的是那個人,躺在那裡的是誰?” “躺在那裡的人?” 太淵驚訝地說: “皇兄你竟連六皇兄也不記得了?” ““六皇兄啊!” 太淵點著頭說: “皇兄你當年就是因為和六皇兄鬥法,才會傷重不治,不知所蹤的。” “兄弟嗎?”那個看來這麼討厭的人,會是自己另一個兄弟嗎? “當然了,六皇兄就是蒼王孤虹。” 說到這個名字,太淵又咳了一聲: “他素來和皇兄你不合,只因在我們兄弟七人之中, 唯有皇兄你和他是真龍之身,有資格繼承父皇的族長之位。” “我們的父皇共工觸不周山而亡, 當時在我水族之中,為了這族長之位, 支持皇兄和支持六皇兄的分作了兩派。 最後一次大戰,你們兩人力鬥受傷, 其後火族乘勢進攻,皇兄和六皇兄雖然聯手殺了祝融, 卻雙雙傷勢慘重,只能退守於千水之城。” 太淵嘆了口氣,臉色沉重: “城破之時,局面混亂不堪,我僅以身免, 後來才知道六皇兄被北鎮師親自帶走,皇兄你卻不知下落。 我還以為皇兄已經…… 沒想到皇兄居然已經轉世重生,實在是太好了!” “他……救走了別人……” 聽在蒼耳朵裡的,只有這麼一句。 “要是心裡舒服,住在哪裡都是舒服的。” 蒼站在窗前,頭也不回地說: “要是心裡覺得缺憾,擁有再多也不會滿足。 對我來說,在哪裡都一樣。” “你知不知道當年水火兩族覆滅,完全是太淵一手造成的。 他現在看來對你謙恭溫順,可轉眼就能害得你永不超生。 你留在這裡,只是與虎謀皮,自尋死路。” “傅雲蒼……你要愛我……就愛吧!” 刻骨銘心的愛,隨著傅雲蒼死在了白梅嶺。 留下的,只是不甘心…… 就像那塊碎了的琉璃,碎了就是碎了, 哪怕再怎麼費心粘貼起來,總也會留下裂痕,總有一天會再碎一次。 何況,那琉璃和相思早就一同成了灰…… “不敢隱瞞皇兄。” 太淵邊點頭邊說: “我需要龍鱗,是純血真龍背上的金色龍鱗。 縱觀我族,除了父皇,只有大皇兄和六皇兄兩個是純血。 皇兄你轉世為人,現在更是魂魄之身,根本沒有龍鱗。 如此一來,只有沉睡在這護陣之中的那位,才能給我龍鱗了。” “沒有龍鱗,就沒有逆天返生。整整一萬年啊! 你的如意算盤是落了空了!”蒼仰頭笑了起來: “這是懲罰,懲罰你列陣誅殺親族。 太淵,我有時候覺得你才可憐,我們一個一個死去了, 你卻要獨自活著,千年萬年地活在自己的煉獄裡。” 天界的寒華上仙冷漠英俊卻沒有半分生氣, 西方的優缽羅尊者完美無瑕卻飄渺不實, 眼前的七公子風姿卓然卻難以捉摸…… 派人去回復共工,就說我願意歸降水族。 什麼?大人!這萬萬不可! 我們青鱗一族血脈高貴, 乃是虛無之神的直系子民,斷斷沒有歸附共工的道理。 我們青鱗一族不善繁衍,又被火族四處剿殺, 眼看著就要全族覆滅,歸附共工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可是……大人之前不是還堅持,哪怕全族覆滅,也不屈膝水族嗎? 對了! 很多年以前,自己被赤皇一路追殺, 又刺傷了雙目,誤入東海上的千水之城。 那個擋住赤皇的孩子……就叫做孤虹…… 那時他一句話也沒說,拼著被赤皇打傷, 硬是從救了毫不相識,甚至不是人身的自己…… 為此,自己甘願放棄古青鱗族堅守了萬年的驕傲, 成了共工手下一個小小的“北鎮師”。 可是……不是這樣的…… 自己所知道的那個孤虹,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 至多只是沒有料想到我最後殺的會是奇練, 而不是北鎮師罷了。 ”孤虹勾起嘴角: “太淵,你也用不著套我的話來挑撥。 我雖然不需向你解釋,不過…… 既然寒華在場,那麼我說說也是無妨, 不錯,我殺了奇練, 只是因為我們雖然討厭對方,但我知道他救不活了, 他更不會高興自己臨死也被你利用。 若是互換,他傷勢較輕,第一個也會動手殺我。” “其實也不能怪我,明明是你一直把我兩位皇兄混淆不清。” 太淵嘆了口氣: “我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雖然那時你一直看不見東西, 可我兩位皇兄截然不同,不管容貌,個性更是差了十萬八千裡。 我六皇兄明明為人驕傲,性子不是很好, 你卻一廂情願地認定他為人和善。 而我大皇兄一直以來待人有禮,從不說刻薄傷人的話, 你又對我說他為人惡毒可恨,我有一陣都差點被你搞糊塗了。” “就是在說你聽到的事情。 當年,那個冒著危險從不周山頂把你救回來的,是赤皇熾翼。” 孤虹揚起眉毛: “我還清楚地記得,他為了護住你,被天雷擊傷, 折損了萬年的修行。明明傷得很重,還是撐著把你送回了千水之城。 他明明知道父皇最恨人和他頂嘴,卻還硬是要求父皇放過 ‘沒有做錯的太淵’。 後來就被父皇打了一掌,吐得滿地是血,差點命都搭上了, 這才保住了你的小命。可你怎麼回報他的? 就算猜也猜得到,火族後來也真的滅在你的手裡了吧! 你說,如果他知道你後來會那麼對他, 會不會後悔拼了命救你這不知感恩的家伙呢?” “那我該怎麼辦? 我是純血龍族,雖然不會因為失心而死, 可少了半心,等於少了一半的法力。 何況我不像奇練那樣擅長治療之術, 要是不冒這個險,根本活不了太長的時間。” 孤虹冷哼了一聲: “那面蝕心鏡有侵蝕時間的效力,只要我能夠控制好它, 就能借此治療,將自己受傷的軀殼恢復未受傷前的狀態。 但蝕心鏡吞噬時間,對魂魄損傷最重, 我才不得不把自己的魂魄投往下界黃泉,轉世成人。” ”我後悔了……” 青鱗慘然一笑: “我知道說這些話沒有任何的意義, 不過……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最終還是後悔了的。 這兩百年來,我已經開始明白……” “如果你只是想殺了太淵,又何必急於一時?” 發覺他這樣竟然說不出地可愛, 再沒有那種遙不可及的感覺, 青鱗緩緩地笑開了: “每一個人都有弱點,太淵又怎會例外? 就算他自己並沒有意識到, 但他當年本無必要的一時手軟, 還是給自己造就了一個最大的破綻。 他不明白沒關系,等他明白了,受苦的日子才真正地開始。 怎麼彌補都不行的,那個人的性子可不是一般的……” 逆天返生之陣。” 青鱗抬起了頭,深深地看著他: “動用虛無神力逆天返生,列陣者需受陣勢反噬之苦。” “太淵?” “那不可能!要列這個陣勢,不能動用法力, 且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當中凶險太淵十分明白, 所以他絕不會願意冒這樣的險。”青鱗走到他的身邊: “從古至今,列這個陣的人,毫無例外地都會被陣勢反噬至死。” “我可以把天下的珍寶都拿來送你,可是你只是問我要求一握月光。” 青鱗的目光放在兩人交疊相握的手掌之上: “但只是這一握月光, 對我來說,卻比任何東西都要來得沉重, 所以我始終無力承擔。” 你從不曾愛過我…… 孤虹還是傅雲蒼, 不過是你青鱗可以利用的棋子或者興之所至時的游戲。 ”孤虹躺在他的懷裡,喃喃自語似的地說著: “你根本只是在耍弄我,我蒼王孤虹是什麼人…… 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你怎麼可以……” “為什麼不行?你是我的。” 青鱗揚起了嘴角: “只要一想到這麼美麗的你, 從頭到腳,每一根頭髮,每一片指甲,都是屬於我的。 我會想要真正得到你, 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我很自私,我只為自己活著, 所以如果需要愛的話,我只會希望自私的愛, 那應該是完全屬於我的…… 但我希望那個人是你,不是其他任何人…… 除了你,任何人的愛,我都不需要…… 父皇愛上了火族的皇子,最後一頭撞死在不周山上。 太淵因為得不到想要的愛,化身妖魔,毀了上古眾神。 要是以前有人告訴他, 狂妄成性的赤皇熾翼也會笑得這麼苦,這麼澀, 他是不會信的。 但是他現在親眼看到了, 素來以愛恨分明,性格暴烈著稱的火族赤皇,連笑也不會笑了。 笑得這麼慘痛,這麼模糊,根本分辨不出是在笑……還是在哭…… 熾翼走了過來,看著腳下藍色的衣裳, 嘴角泛起了微笑: “無名列了陣,他死了。 我原本不信世上會有不求回報,一味付出的感情, 可是他讓我見到了。 原來,情愛到了深處, 哪怕在對方的眼裡如何微不足道, 也不會因此而怨恨不滿, 甚至只是因為一個承諾, 都能笑著把命都給了對方。” “雲蒼,我只想告訴你, 也許有許多的事我都會後悔, 但只有一件事,我從沒有後悔。 ”青鱗在他耳邊說著: “就是在三百年前,我遇到了你……” 因為一個人太孤單了, 所以才要一起活著的…… 還有……你看!梅花像雪一樣的潔白……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 很久很久以前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